一分为二看待“骑手日入过万”

2022-04-14 09:33:31 来源:舒圣祥专栏

近日,网传图片显示,一顺丰同城骑士4月9日实际收入10067.75元。

顺丰同城回应称,经后台查询后确认,该骑士共完成60笔同城配送订单,系企业用户下单,订单佣金计提总额达10067.75元。其中基础佣金534元,各类特殊奖励约1678元,用户打赏约7856元。

也就是说,该骑士平均每单不含打赏收入为约36.9元,平均每单获得打赏约131元。

骑手日入过万,其中基础佣金才534元,其余部分均为特殊奖励和用户打赏。在疫情导致民生多艰的背景之下,这样的消息无疑足够吸引眼球。日入过万,相比娱乐明星等高收入群体,或许不值一提,但对普通人来说,如此收入确乎不可谓不高。

于是,网友讨论很热烈,有人称其为骑手的风险溢价,也有人称其为用户的含泪打赏。

很多网友认为,骑手冒着风险辛辛苦苦工作,高收入自然无可厚非,凭什么网红能拿动辄上万打赏,骑手却不行?也有不少人认为,不打赏就没有骑手接单,这和白菜卖到几十元一斤,又有多少区别?

事实上,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,需要一分为二看待:一是,骑手该不该拿这份高收入?二是,骑手日入过万真的是正常现象吗?

在骑手该不该拿高收入的问题上,我坚定地认为,骑手不仅应该拿,而且对于保供来说,骑手高收入,其实是件好事——骑手拿的越多,来自市场的激励越足,疫情保供才越有保障。这和上下班高峰期,调整打车价格是一个道理。

哪里订单多,哪里需求足,就会通过市场的方式,反映到价格上来,进而激励更多服务者,都于此时来到此处提供服务。如此一来,既有利于更好地满足需求,也有利于更快地平抑价格。

这个意义上,骑手日入过万其实很难持续。高价格作为风险溢价,会激励更多骑手加入,价格自然就会慢慢下降。很多新兴行业,网约车司机也好,外卖骑手也罢,刚开始进入时都很赚钱,后面就越来越不挣钱了,这不是谁心黑,而是市场竞争规律使然。

疫情背景下,减少人为干预,通过市场方式保供,仍是最有力的举措。反过来,如果因为封路不让骑手进入,使得市场竞争无法有效展开,那也是政策的问题,并非骑手拿了不该拿的钱。

换个角度说,骑手固然该拿高打赏,用户的高打赏,却很可能并非自愿;不过是,当买方市场进入卖方市场,用户为了赢得交易机会,被迫支付了更高的对价。此时的所谓打赏,无非是佣金的另一种展现形式罢了。

换言之,骑手日入过万,折射的是异常严峻的保供现状。对用户来说,为了赢得骑手接单而被迫打赏,与为了买到白菜被迫支付高价,本质上确实没有任何区别。

一场疫情保供大战,此刻正在上海打响。多家互联网平台在政府要求下开始发力,从各地增调人员和设备,驰援上海。骑手日入过万,清晰呈现了这场保供大战的严峻性。

作为一种现象,骑手日入过万,只是结果,并非原因。或者说,骑手日入过万,本身不是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,而只是暴露真实问题的信使。只要保供问题被很好解决,骑手日入过万自然不成其为问题。

2067次阅读 责任编辑:堵奕惟
声明:注本文转载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仅供读者参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我们分享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进行删除,谢谢。
热点推荐